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范文大全 » 笑話大全 » 正文

四菜一湯 爆笑笑話

發布時間:2019-10-16     來源:jokeji  瀏覽次數:0

老板對職工說:根據國家提倡不要浪費原則。 以后中午飯不要大吃大喝,但是我們保證四菜一湯。
中午吃飯了。 在食堂。 我就看見一個湯,卻沒有看見菜,我問打飯師傅:不是四菜一湯嗎?菜呢?
師傅回答說:這就是四菜一湯啊!你看!這不是土豆絲兒、白菜、木耳、干豆腐四菜,放一起燉的湯嗎?


大壯正和新交的女朋友準備上街,女朋友小聲嘀咕:“我家的案子破了!”大壯一驚,看大壯那驚奇的樣子,女朋友接著說:“就那大案子嘛!你能不能想想辦法?”大壯喪氣地說:“凈開玩笑!我又不認識法院檢察院的人!什么案子?嚴重不?”女朋友哭笑不得地說:“說啥呢?是我爸在市場上賣豬肉剁骨頭用的案子!”


老公:老婆,你這牙膏在哪里買的啊,我感覺是假的!
老婆:假的,不會吧!
老公:你看,我的牙怎么都刷黃啦!
老婆突然哈哈大笑!
老公:怎么了,老婆!
老婆:老公實在不好意思,忘了告訴你昨天用了這牙刷刷了下馬桶!
老公:尼瑪!立刻吐了出來!


男:親愛滴,你能和我做朋友嗎?
女:快給老娘滾遠點,不然我會唾你信不信?
男:我信、我信……
女“呸”地就唾了男一口。
男:我一下子就猜對了,你看我多聰明呀!
女聞聽,“呸”地又唾了男一口。
男:你咋又唾我一口呢?
女:尼瑪,猜對了有獎知道不?!


我有一座房,面朝大海——濕氣太重!

我有一張臉,面朝大海——鹽值挺高!

忽如一夜春風來——睡你麻痹快起來!

你是人間四月天,尼瑪,臉說翻就翻!

知我者,謂我心憂;不知我者算個球!

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卻用它來盯著手機!

愿得一人心,不合馬上離!

世上本沒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擠得要命!……


刁德一(副局長):阿慶嫂(小情婦)!(唱)【西皮流水】適才聽得局長講,這小妹真是不尋常。我佩服你機靈漂亮有考量,竟敢在局長面前耍花槍。若無有舍命求財的鬼思想,焉能夠大把撈錢不慌張!
阿慶嫂(小情婦):(接唱)副局長休要謬夸獎,有錢不賺不應當……包工程,炒地皮,想法撈錢第一樁。官商常來又常往,我背靠大樹賺錢忙。也是我命里帶財好長相,方能撈錢又逞強。
刁德一(副局長):(接唱)老市長早是政務官,這棵大樹有陰涼,你與他們常來往,想必是撈大錢更歡暢!
阿慶嫂(小情婦):(接唱)打扮小臉旦,漂蕩走四方。擺開狐貍樣,媚死色情郎。來的都是鬼,全憑腿一張。拿錢開口笑,過后不思量。人一走,茶就涼……有什么周詳不周詳!


兩個婦女在公交車上大聲闊談。

第一個婦女說:你聽說嗎?前幾天,我聽說四川的大熊貓人工受精又成功了!

第二個個婦女說道:那有什么?我們家的母牛都是人工受精的!

第一個婦女大驚:你們家的母牛肯定多產吧?

第二個婦女有點羞怯地說道:母牛多產我不知道,反正我已經生了3胎了!


八戒從唐僧身上抓到一個蚊子,八戒說:“師父我抓到一個正咬你的蚊子,怎么處置它?”

唐僧說:“阿彌托佛,出家人戒殺牲。”

八戒說:“不殺它,你說如何對待它?”

唐僧說:“我有三個辦法處置它,首先我們四人輪流養它,如果它貪婪吸血,吃飽撐死最好,我們沒罪過;其次,給它念經教育它,感化它棄惡從善,改吸血吃葷為喝水吃素,這樣蚊子就不再是禍害了;

最后,給它找一個水性楊花的配偶,讓它受窩囊氣,最后郁悶死了。”


女兒父親節回家,給繼父買了許多禮物,趁繼父高興勁,對繼父說:“爸爸!我雖然不是你的親生女兒,但是有了你,我一點也沒有缺少父愛,我一直想報答你,但是沒有機會, 請允許我讓我未來的孩子姓你的姓氏。”繼父一聽,急了:“那可使不得,乖女兒,你的心思我懂,但是只要你幸福,爸爸就幸福。”這時候女兒貼近繼父耳朵說:“爸爸!沒有那么麻煩,因為我找到了一個和你同姓的男朋友!”


記者采訪鐵拐李:“您修煉的是什么功法,怎把腿瘸了呢?”
鐵拐李:“不瞞您說,我本想修煉《葵花寶典》誰知自宮的時候,正好孫猴子前來鬧事,結果手一抖把腿給截了!”
記者:“您是個悲劇,我會發動媒體表示同情您!”



記者采訪鐘離權:“您老整天拿著扇子,這是天熱嗎?”
鐘離權:“非也,非也,我這是在練功!”
記者:“您冬天也要這樣練嗎?”
鐘離權:“裹著被子,在火爐旁練!”
記者:“您這是何苦,太上老君煉丹也不及您這毅力啊!”



記者采訪張果老:“據說您養的驢子還能飛天入地,請問您是怎么飼養的?”
張果老:“我這驢好養的很,不吃不喝!”
記者大為感嘆:“神驢啊,神驢,可否借種給國家?”
張果老:“不好意思,這家伙不老實偷學了老李家的《葵花寶典》如今已沒種了!”
記者:“那真是可惜了!”



記者采訪呂洞賓:“您和狗有仇嗎?”
呂洞賓:“沒仇呀,我家還養了一只!”
記者:“那為什么人人都說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?”
呂洞賓:“扯淡吧,分明就是呂洞賓咬狗不識廬山真面目!”
記者:“您真有才!”



記者采訪何仙姑:“請問您和潘金蓮有區別嗎?”
何仙姑:“你說荷花和蓮花什么區別?”
記者:“荷花漂亮!”
何仙姑:“那不就是了,還問我做什么!”
記者恍然大悟:“仙姑就是仙姑,我等望塵莫及啊!”



記者采訪藍采和:“請問您是家庭婦男么?”
藍采和:“為何這么問?”
記者:“您這籃子.....不是去買菜么?”
藍采和:“我這是法器怎可與菜籃相比?”
記者:“有什么用?”
藍采和:“養雞養鴨,什么都可以養!”
記者趕忙說道:“了解,了解,我懂,我懂!”



記者采訪韓湘子:“您對自己的吹蕭技術有什么看法?”
韓湘子:“天下無敵,萬夫莫開!”
記者笑笑:“女人因你而精彩!”



記者采訪曹國舅:“您對別人都叫你舅舅不知有何感想?”
曹國舅:“好,很好,非常好!”
記者:“好在哪?”
曹國舅:“出門是明星,輩分排第一。”
記者:“看來以后生個兒子得取名為郭舊霸!”
曹國舅:“為什么?”
記者:“郭舊霸——國舅的爸爸哇!”


大綱被縣統計局聘為農戶家庭收支統計員,星期天傍晚,他來到村東頭老張家。登記好他家本周的開支之后,大綱接著問老張:“你家這一周都有哪些進項?”老張說了3筆到農貿市場賣青菜的收入后,紅著臉弱弱地問:“前天你老妹子訂婚,收了人家3萬元禮金,這筆錢算家庭收入嗎?”

大綱想了想,用肯定的語氣答道:“算,這屬于''''養殖收入''''!”


兒子要結婚了,他對老父親說:“爸,我要結婚了,你是不是得教教我?”
父親拍拍胸脯道:“兒子,沒想到你也知道你老爸我‘一夜七次郎’的名號,好,我就把.....”
“誰要學那個!”兒子打斷他道:“那玩意我早從小電影上學會了!”
父親疑惑道:“那你要我教你什么?”
兒子道:“當然是你藏私房錢又從來不會被老媽找到的獨門秘計嘍!”
父親:.....


倆口子去山上砍柴。
下山的時候,老公說:“你走前面。”
老婆問:“你要在后面保護我嗎?”
老公笑道:“不是保護你,而是保護我。”
老婆罵他:“你這話什么意思?”
老公道:“你那體型,滾下來砸我身上,我還有救嗎?!我走前面,如果摔倒了,有你這厚墊,肯定一點事都木有哇!!!”


 
推薦文章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建議留言 |
sb指数是什么意思